00-f5 Title and Logo 00-f6
LogoTop

 guide 目录
 siteinfo 公告

第 20 章

20-01
历史迷雾

20-02
核磁共振

20-03
初期探索

20-04
空间编码

20-05
生根发芽

20-06
临床应用

20-07
飞速发展

20-08
后起之秀

20-09
对比剂

20-10
成像仪

20-11
荣誉和奖励


20-06  临床应用

20世纪90年代,MR成像技术开始接受临床评估。其中,伦敦Hammersmith医院的一个科研团队最值得称赞。Robert E. Steiner是该团队的负责人,Ian R. Young和Graeme M. Bydder是中坚力量,后来Frank H. Doyle和Jacqueline M. Pennock 也进入这个团队。

因为MR成像是医学、化学、物理、和计算机科学多学科交叉的综合科学,所以,有学科交叉融合良好背景的课题组会因为不同思维的交叉而在科学研究中硕果累累。因此,出现了一些看似奇怪的科研黄金搭档:医生和科学家。


比如,Graeme Bydder(图 20-34)和Ian Young(图20-35)这对黄金搭档常常现身于各种会议。

图 20-34
Graeme Bydder.

还有一些类似他们这样的组合,但是,放射学家和物理学家之间的这种组合并不太适合欧洲的学术体系。

图 20-35
Ian Young.


早期的临床MR成像非常困难,异常耗时,而且经常出现令人失望的结果。比如,自旋回波成像,在MR成像成为一种常规成像技术的过程中迈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

第一张MR图像是基于质子密度差异的,随后是T1加权的差异。到1982年和1983年,Hammersmith和 Wiesbaden的两个课题组指出,T2加权的自旋回波序列在突出病态组织上效果更好,参见图20-36 [⇒ Bydder; ⇒ Rinck 1983]。


图 20-36 复发脑肿瘤的图像。图a、b、c、d的回波时间 在20毫秒和300毫秒之间。自旋回波序列中,设置较长的回波时间在20世纪80年代前期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因为很多公司认为较长的回波时间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必要的,因此,T2加权图像花了很长时间才得到认可。

图片来源于1985年首次出版的《磁共振成像导论》的脑部磁共振成像章节,作者是Rinck PA、Bydder GM和 Harms SE。


spaceholder 600 科学或医学的历史进程从来都不遵循逻辑规律,他们总是受制于人,而且还受资金和权力,通常是没有权力的小人物。临床磁共振成像技术30周年之际的一些感想。注意:这个评论与本页所提到的科学家没有任何关系。


spaceholder red

inkpot
注释:
2010年,临床磁共振成像技术30周年庆典时的一些想法。


spaceholder gray



LogoBottom

00-f1

00-f2

00-f3

00-f4

00-f7

00-f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