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f5 Title and Logo 00-f6
LogoTop

 guide 目录
 siteinfo 公告

第 20 章

20-01
历史迷雾

20-02
核磁共振

20-03
初期探索

20-04
空间编码

20-05
生根发芽

20-06
临床应用

20-07
飞速发展

20-08
后起之秀

20-09
对比剂

20-10
成像仪

20-11
荣誉和奖励


20-07  临床磁共振成像的飞速发展

20世纪80年代,欧洲大陆的科学家开始为MR成像技术添砖加瓦。快速成像技术起源于欧洲的实验室。

来自Freiburg大学的Jürgen Hennig (图20-37),和A. Nauerth、Hartmut Friedburg于1986年提出了RARE成像技术,即快速采集弛豫增强成像技术。大家更为熟悉这个技术的商业名称:“快速或者turbo自旋回波”,参见图20-38 [⇒ Hennig]。

图 20-37 Jürgen Hennig.

图 20-38
Hennig发表的RARE成像技术的文章首页。文章提交于1985年,于1986年正式发表。


文章开头部分指出了MRI技术在临床应用中存在的问题:

“传统的MRI成像技术比较耗时。比如,多个回波序列产生一张256*256像素的图像通常需要几分钟。在临床上,用这种耗时的技术会引起很多问题。最突出的就是患者不舒适感,而且患者很难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


快速小角度激发(FLASH)技术大约也是在这个时候问世的,FLASH开启了梯度回波序列之门。FLASH技术问世的历程和RARE技术完全不同,由于非科学因素,FLASH很快就商业化了。

图 20-39 Axel Haase

FLASH技术是由Göttingen马普研究所的Axel Haase (图20-39)、Jens Frahm (图20-40)、Dieter Matthaei、Wolfgang Hänicke、和Dietmar K. Merboldt发明的 [⇒ Haase]。

图 20-40 Jens Frahm.


Hennig的RARE技术商业化之旅很慢,Mansfield的回波平面成像则因为技术原因,花了很长时间才应用到临床成像。

尽可能快地成像并得到质量尽可能好的图像是MR研究的一个主要目标。针对这一目标,新的想法层出不穷、截然不同的概念不断涌现,比如,Richard A. Jones的提出的 k-空间 [⇒ Jones]。

更精致的硬件和更独特的软件导致能够显著缩短成像时间的并行成像技术问世。Sodickson和Manning最先提出并行成像技术,但是,这种技术需要一个特制的线圈。

图 20-41 Klaas Pruessmann.

直到1999年,Klaas Pruesmann (图20-41)和Markus Weiger(图 20-42)提出SENSE才解决了这个问题 [⇒ Pruessmann]。

图 20-42 Markus Weiger.


2000年,Mark A. Griswold [⇒ Griswold]提出GRAPPA算法。与SENSE相比,GRAPPA则更适合于腹部成像、胸腔成像、和回波平面成像。


spaceholder gray



LogoBottom

00-f1

00-f2

00-f3

00-f4

00-f7

00-f1

00-f2